90网球比分直播|cntv网球比分直播
主頁 > 鄉村小說 > 農門春色 >

第185章突變

    (謝謝niuniudog的粉紅票,十張小粉加更一次!!)

    清影一鞭子纏住一人直直甩飛了出去,那人砰然撞上山石,一聲慘叫,已是喪命!

    “一個不留!”見同伴喪命,其余幾人赤目森然,煞氣更盛。

    “小姐你快走!”清影將手中鞭子使的叱咤雷霆、龍吟虎嘯,的幾人稍稍退后些許。

    可是丹丹驚惶無措,手膝酸軟,根本動彈不了半分,只感覺滔天的恐怖驚噩,原來死亡真的很可怕,真正危難的時刻,她一點也不勇敢。

    一人的刀在面前劃過一道森寒的白光,帶著驚寒徹骨的殺意掠過了她的腦門,本能的一偏頭,一抹鬢發霍然促斷。

    清影不顧后背受敵一鞭子卷上那人的手腕凌空甩了出去,“快走!”。

    “先殺了這個!”三人圍住清影,兩人分別追擊丹丹和清水。

    “小姐快走!”清水人高腿長,拉過丹丹拼勁全力往前跑。

    那兩人卻是窮追不舍,眨眼已到近前,舉劍便刺,“小姐閃開!”清影舍了那三人急忙飛身護住丹丹。

    “噗嗤”利刃入肉,清影悶哼一聲,隨著利刃拔出,一道血雨飛濺而出,丹丹全身血涌,發炸開,閉上眼睛扯開嗓子聲嘶尖叫,“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清水覺得她不被殺手嚇死也會被小姐的聲音刺死!

    完了,完了,今日必死無疑,清影伸手再好,以一敵六,還要護著她和清水,根本無法周全。

    “救命啊。救命啊……”丹丹覺得她將嗓子都撕開了,全身的力氣都沖到了嗓子眼,只是拼命的尖叫,只會尖叫了。

    “別怕!抱緊了!”冷沉冰寒透著萬分驚急的聲音響起,一個白影驟然而至,迅如鬼魅,帶著濕漉的水氣,反手將丹丹護在懷中,一手攬住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頭抵在他下巴處。完全的遮住她的視線。

    額頭抵著一顆劇烈搏動的心,丹丹一片茫然,來不及錯愕仰頭。只覺的身子拔地而起幾個極速飛旋,頭昏目眩天旋地轉,與此同時幾聲慘叫呻吟,濃重的血腥味刺鼻而來,胃中翻江倒海。丹丹兩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地獄還是天堂?丹丹呆呆的一動不動。

    “小姐……”清水喜極而泣,跪趴在床前哭的眼睛、鼻子一片紅腫。

    丹丹恍惚了半晌才驚然坐起,“清水,你沒事吧?清影呢,清影怎么樣了?這是哪里?咳咳咳……”嗓子火辣辣的痛。沙啞難聽,幾乎發不出清晰的聲音。

    清水抹了眼淚,扶了她靠在床頭。“婢子沒事,這里是葉家的別院,清影胳膊受了傷,已經沒事了,被太孫殿下叫去回話了。”

    丹丹忐忑的心微微落定。點點頭,又沉默了半晌才問:“冷三公子沒事吧?”

    “啊?”清水一怔。目露奇怪,沒想到小姐一醒來就問冷三公子,難道小姐受此驚嚇想通了,那江公子怎么辦?

    “冷三公子為了保護皇太孫手臂受了點輕傷。”清水說著仔細的看了看小姐的神色,輕聲又補充道:“江公子的傷稍微重些,聽江小姐說是情急之下用力過急舊傷崩開了,倒是嚴重的多……”

    正說著,江夜蓉幾人忽然進來,看到丹丹醒了,面色都舒緩了不少。

    “丹丹,想吃些什么?”葉青桐輕聲問道,一臉的愧色內疚,還有幾分黯然失神,幸好丹丹沒有大礙,否則,她難辭其咎,是她安排的不周全。

    江夜蓉拉住丹丹的手,笑著安慰,“別怕,那伙人是沖著皇太孫來的,咱們都是受害者,找太孫要補償去,大伙兒都好,就我哥哥為了救美出了點血……”

    話雖如此,表情卻是異常的凝重,她說著瞅了瞅丹丹,見丹丹沒有特別的反應,有些失望,勉強笑道:“青桐,你照顧好丹丹,我要陪我哥哥回去了,他的傷耽誤不得!”

    葉青桐點頭,看了丹丹無動于衷的模樣,暗嘆了口氣,送了江夜蓉出去,心中卻是疑惑,那些殺手已在內殿被皇太孫的暗衛剿滅,同伙無一人逃生,唯一的活口還咬舌自盡了,劫殺丹丹的又是什么人?為何她們幾人無事,那伙人偏偏認準了丹丹,不像是劫持人質,倒像是有目的的劫殺。

    丹丹不愿在葉家別院打擾,葉夫人無奈只得派了好些護院將幾家姑都送了回去,心中也是異常的隱憂,這些人連皇太孫都敢下手了,看來,朝堂又開始不安寧了,少不得又是一番腥風血雨。

    回去的路上,丹丹一直沉默,神極差,心中卻是疑慮重重,入府前叮囑兩個丫頭千萬瞞著太太,不許多嘴。

    饒是如此,葉氏一聽丹丹幾人出了意外,還是面色驚白,丹丹將重點避過只說是受了皇太孫的牽連,幸好有清影保護。

    而艾天佑一直到下衙都沒回來,文武百官都被急召入宮議事,對皇太孫受襲,圣上龍顏大怒,終于決定將所有人攪入棋局,就是要端看哪些人有狼子野心?

    丹丹回了院子,幾個丫頭早已鋪好了床褥,靠著床頭抿了口胖大海,感覺嗓子的灼痛舒緩了,讓幾個丫頭下去只留了清影。

    清影的胳膊被刺了一刀,萬幸沒傷到骨頭,敷藥纏了繃帶,不過這點傷對以前經常走鏢的她不算什么。

    “襲擊---咳咳……”嗓子澀啞發聲困難,丹丹皺了皺眉。

    清影知道她要說什么,直接道:“襲擊太孫殿下的和小姐的不是一伙人,那些人必是趁著慌亂提前動了手,婢子猜他們原本的打算會是在晚上,或者在更僻靜的地方下手。”萬幸按耐不住提前了,又有江公子相救,否則,夜深人靜,她還真的很難應對那幾人。

    丹丹抓緊了杯子,“暗器---”

    清影點頭,“暗器皇太孫拿回去了,龐鏢頭那里我也送去了一份,讓他幫著查訪,必將那人的底細揪出來。”

    丹丹垂目看著沉沉浮浮的胖大海,半晌才喑啞道:“鋪子和莊子那里有什么動靜?”

    清影想了想,“莊子上沒異常,可是小賴氏進了兩趟城,沒去鋪子,卻是與一個坡腳的老頭聯系了兩次,還給賴婆子捎帶了些常用的東西,我檢查過,沒有特別之處,她沒進府,東西直接放在二門,賴婆子自己去取的!”

    姿態做的這么高,沒有鬼才怪!“盯緊了,查查那個老頭!”

    “是!”清影看了她一眼,想說什么,還是搖了搖頭,“小姐需要好好休息一番才是,我再去龐鏢頭那里看看可有發現?”

    丹丹無聲的點點頭,清水進來伺候。

    “賈氏今日怎么樣?”丹丹啞著嗓子問,一陣灼痛讓她緊蹙了眉頭,看來,聲帶損傷很嚴重。

    丹丹嘶啞吱嘎的聲音將清水嚇了一跳,小姐的喑啞更嚴重了,不覺后怕心疼,“她還是那樣,神志不清,抱著個枕頭喊哥兒,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瘋瘋癲癲的,大夫說怕是好不了了,小姐,婢子這就讓人去請大夫給小姐開方子,你的嗓子耽誤不得!”

    丹丹一把抓住她的手,手中的狠勁讓清水痛的一咧嘴,丹丹已道:“盯緊了她,將那院里傷養好的,再安排回去!”

    清水覺得小姐的臉色的可怕,雖不明白為何不發作了那些人,怎么又放回去了,卻不敢質疑,只點頭道:“那麻婆子?”

    “繼續關著,別餓死就行!”

    清水心中一哆嗦,別餓死,那就是要餓個半死,小姐這次真是嚇的狠了,也發了狠,這事會與賈姨有關嗎?清水不敢確定,當下是要外松內緊,盯緊了賈氏。

    唉,老爺一句話將賈姨休賣了或者趕出府去不就好了,偏老爺不開口,不管不問,權當沒這個人,卻也是擺明了一種態度,不拘賈姨以后如何瘋癲,府上必是養她一輩子了!

    清水也知道,有二小姐擺在那里,畢竟是二小姐的生母,老爺是不可能將賈姨發狠處置了的,但是,打蛇不死必遭反噬,小姐防備的對,賈姨就是一條毒蛇。

    丹丹垂目,一抹齊齊削斷的鬢發突兀的垂在臉側,提醒著那一刻的驚懼與危急,饒是已經經歷了一次生死,之前的那一幕還是讓她驚秫恐懼,只消再偏一點,她的腦袋就會沒了,血濺當場、一命嗚呼,這是真真切切的刺殺,就發生在她身上,不是拍好萊塢大片,也不是看電影!真的是有人要殺她!

    丹丹心中揪緊,手貼在心口,體味著絕后余生的顫栗和真實的心跳,暗暗咬牙,只要證實是賈氏,必碎了這個女人!

    艾天佑回來的很晚,卻顧不得兩人之間多日來的尷尬,直接來了葉氏的房里,同時帶回了兩個驚人的消息:沐國公府的嫡長女冰蘭郡主沐冰蘭被冊立為皇太孫妃;皇上默許了冷艾兩家結親,冷侯爺為防遲則生變,明日就讓人上門提親、換庚帖、合八字,恨不得一步到位,根本不容艾天佑有絲毫開口拒絕的機會。
【上一篇】:第186章定親【回目錄】 【下一篇】:第184章遇刺
90网球比分直播 闲来麻将安徽点炮麻将 万能麻将作弊器 北单比分爆冷 浙江二十选五今天开奖了吗 股票配资 广告 好友赣南麻将钻石 新疆25选7 球探比分app旧版ios pk10走势图 bet007即时比分删除 体彩七位数开奖结果时间 荷兰巴西比分预测 3d试机号牛材网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 球探 篮球比分 90比分网.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