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网球比分直播|cntv网球比分直播
主頁 > 人物傳記 > 華盛頓傳記 >

第七章 兩戰兩捷挽狂瀾

1. 奇襲雇傭軍

1776年的冬天分外的漫長而寒冷。大陸 軍除了承受心理上的負擔外,還要忍受嚴寒帶來的困苦。部隊新敗至賓夕法尼亞,一切物資俱感匱乏。沒有營帳、毛毯,身上沒有寒衣和鞋襪;不少士兵還穿著夏季發的單衣,打著赤腳。軍營里又流行起傷寒病和肺炎,營養不良 加上缺醫少藥,傷病員苦苦掙扎在死亡線上。開小差的越來越多,軍官中有人說三道四,離心離德,和華盛頓唱反調。部隊大量減員,只剩下5000人。

英國某些報紙預言,華盛頓的軍隊即將“土崩瓦解”。

但華盛頓不屈服、不絕望,在逆境中更表現出他過人的堅毅性格和領導才能。他采取各種可能的措施解決物資供應。12月12日,大陸 會議通過決議,授予華盛頓指揮戰爭的全權,使他在非常時期能擺脫某些掣肘指揮打仗。關于這件事,他特意向大陸 會議表態:“也許有人會說,這種權力委托給別人使用過于危險。我只能這樣回答,急癥要求用猛藥。我也愿意真誠地宣布,我毫無追逐權力的欲念。”

除了武器和物資缺乏,華盛頓銳敏地認識到,目前應該用崇高的愛國思想和奉獻精神來武裝將士。他想起了《常識》的作者托馬斯·潘恩先生。當初讀了他寫的小冊子,多少人都受到巨大的鼓舞,從而堅定地走到民族獨立的旗幟下。正好潘恩已投筆從戎參加了大陸 軍,曾先后在軍中擔任過秘書和副官。現在正好請他發揮筆桿子的威力,替困境中的大陸 軍編寫點宣傳鼓動材料。

潘恩理解了華盛頓的意圖,立即就著手寫作。每晚宿營,他就在微弱的燈光下,把一面鼓當做書桌,伏案疾書直到深夜。12月19日,第一篇文章脫稿,題名 《美國危機》。這篇文章和《常識》一樣,用通俗明 白、節奏鏗鏘的語言,把最樸素的真理告訴大眾。他鼓勵人們不要被暫時的失敗所嚇倒,歷史賦予他們的是最光榮的使命和最崇高的榮譽。

總司令下達命令:戰斗之前,必須在動員會上高聲宣讀《美國危機》。

從此,大陸 軍士兵總是高呼著書中的口號“現在是考驗人們靈魂的時候了”,冒著硝煙彈雨向敵陣沖鋒。這個口號極大地鼓舞了士氣,它伴隨美國的民族革命戰爭從挫折走向勝利。

自長島突圍大撤退以來的四個多月,大陸 軍連遭失利,在人們心里抹上了一層濃濃的影。現在特別需要打個勝仗振奮軍心民心,挫挫敵軍的氣焰。部隊自從渡過特拉華河,兩軍隔 對峙半月余無戰事,將士們得到了適當的休整。12月中旬,約翰·卡德瓦拉德上校率領一支費城志愿部隊趕來增援,補充進來新鮮血液。12月20日沙利文率李將軍的殘部回這里報到,總兵力增加到將近6000人。全軍讀了潘恩的《美國危機》,士氣復振,將士們一致要求上陣殺敵,為犧牲的戰友報仇。時下已是1776年12月下旬,不久寒潮一到河水就會全部冰凍,那時敵人會從冰上發起進攻。華盛頓認為,搶在敵人行動之前打一次突襲戰,現在時機已經成熟。

華盛頓派人偵察敵情,得知豪將軍長住紐約,康華利將軍正在離職休假,等待河面冰凍堅固再發動攻勢。河正對面的特倫頓鎮,由拉爾上校率領著一支英國輕騎兵和3個黑森 雇傭軍駐防。這個拉爾,就是在攻打華盛頓堡要塞一役中,屠殺 投降士兵的德國雇傭軍官。此人性情勇猛但豪爽好客,更有一大喜好,愛聽音樂不務正業。每天讓軍樂隊吹吹打打,雙簧管百聽不厭。一直玩到深夜不睡,第二天日上三竿不起。這樣的人打沖鋒倒是個好角色,當指揮官獨當一面則不是材料。河對面就是敵軍,他卻滿不在乎無心備戰;以為大河為界,我過不去你也過不來。

一個完善的突襲計劃華盛頓已經運籌于帷幄之中。他決意利用敵軍的麻痹松懈,奇襲對岸英軍。時間選在圣誕節的夜晚,多路人馬同時渡河,次日黎明5點正突然協同出擊。行動方案是:部隊分三路行進:一,華盛頓自領主力在特倫頓以北9英里的麥康基渡口過河,從正面直取特倫頓。二,尤因將軍率偏師從南面渡河,切斷敵軍退路。三,普特南將軍的部隊從伯林頓過河,襲擊南面據點的敵軍。

計劃可謂天衣無縫,但是戰爭中總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或自然因素、或人為因素、甚至純屬偶然事件,都可能改變戰事的結果。

華盛頓組織的這次奇襲戰役,就遇上了一連串的意外事件。首先得到報告,費城有發生叛亂的征兆,普特南將軍必需留守費城,不能參加渡河夜襲了。接下去尊敬的讀者還會看到更奇怪的事情。

也不知通過什么渠道,拉爾獲得了美軍將發動襲擊的絕密情報。而且時間也完全對得上口徑,就在12月25日圣誕節。拉爾命令值班軍官嚴加提防,果然這天下午6點鐘左右,英軍前哨陣地響起報警的槍聲,接著是連續射擊聲。拉爾帶兵趕到前哨陣地,已有6人遭襲擊者打傷。

目擊者說,一群人突然從樹林竄出來向哨兵開火,打了就跑。拉爾帶兩個連和一門野炮追了一程,什么也沒抓到。拉爾收兵回營,漫不經心地說“這就是美軍的襲擊,不過是虛晃一槍而已!”于是更加麻痹大意,將搜集來的牛羊雞魚,黃油美酒通通擺出來,痛痛快快過個歡樂的圣誕節。

這股襲擊者何許人,受何處派遣?誰也說不清楚,也許是當地民兵所為,反正不是華盛頓的部隊。這一打可算得“歪打正著”,幫了華盛頓的大忙,起了意想不到的轉移敵人注意力的作用。

幾乎與此同時,華盛頓帶領大陸 軍集結在特拉華河邊,等待蓋茨將軍率領的另一支增援部隊。直到這時候又出了一件意外:蓋茨將軍派信使快馬送來一封重要信函。信里說蓋茨將軍身體不適,已請假去費城,不能率軍來助戰了。說起蓋茨,以前曾是弗農山莊的座上常客。讀者想必記得,第二屆大陸 會議上全靠華盛頓的舉薦,才當上準將副官長的。

近些日子蓋茨表現得怪氣,不服從總司令調遣,和李將軍一樣暗中搞宗派活動,制造流言蜚語,在領導層中散布華盛頓的壞話。其用心就是想另立山頭,單獨統率一支軍隊。個人間恩恩怨怨暫且不去理會,萬不料他竟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韙,大敵當前搞起小動作。華盛頓直氣得七竅生煙,但想到目前已是箭在弦上,沒有援軍也一樣要出擊打仗!華盛頓強忍下滿腔的憤怒,一聲令下,士兵登船開始渡河。

兵貴神速。突襲更應爭分搶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入敵陣。可惜風急浪大,河水里順流疾下的浮冰撞擊船舷砰砰有聲,木船像秋風中的片片落葉起伏搖曳,隨時都有覆沒的可能。風向也與人作對,吹得渡船偏離航向,渡河過程就是一場生死搏斗。全軍將士登上對岸已是凌晨4點,從河邊到特倫頓還有9英里路程。顯然,凌晨5點發起襲擊已不可能。天亮后失去突然性,整個計劃就前功盡棄;半途萬一被敵軍發現而背水作戰,數千大陸 軍豈不成了送給敵人的圣誕禮物。華盛頓當機立斷,不等重型武器全部卸完,急令部隊飛速向特倫頓敵營撲過去。

從早晨起下起雪片夾冰雹來,北風呼哮,飛絮漫天。一路上饑餓寒冷侵襲,竟有兩名士兵被凍死倒臥道旁,艱苦之狀可見一斑。風雪固然使大陸 軍吃盡苦頭,英軍也沒得到便宜。他們冷得藏在營房里蒙頭大睡,根本聽不見襲擊部隊大炮滾動的聲音。美軍隨身攜帶的火藥渡河時受了潮濕,華盛頓命令裝上刺刀,準備肉搏!

8點整總算抵達特倫頓鎮外一小村落。此時大雪遍蓋,道路模糊不清,華盛頓向一位早起拾柴的農夫打聽。那人態度極其生硬,冷冷答了一聲“不知道”,轉身想走開。旁邊一名軍官趕緊插話:“向你問話的是華盛頓將軍,請給我們提供些情況。”農夫眼睛一亮,馬上熱情指點:

“前面那間房屋就是敵人的哨兵檢查站,大樹下有一名哨兵。愿上帝保 佑你們成功!”

華盛頓為了不打草驚蛇,命令小部隊包圍監視敵哨兵站,主力繼續前進。10分鐘后,特倫頓鎮里響起炒豆似的槍聲。大陸 軍端著刺刀,高呼口號很快占領了前哨陣地。華盛頓身先士卒,和炮兵一起沖進了主要街道——國王街。黑森軍匆忙擂響戰鼓,輕騎兵吹起軍號,一些敵軍從營房的窗口朝外 亂打槍。另一些敵兵蜂擁而出,但列不成隊形。華盛頓從槍聲判斷,沙利文所部已包抄到位,從靠河的一端發起了攻擊。一小隊敵軍在街上架起兩門炮,企圖阻擋美軍去路。華盛頓命令詹姆士·門羅中尉帶人趕走敵炮兵。敵炮還沒來得及射擊,就被美軍奪了過來,使敵軍喪失火力優勢。美軍兩面夾攻,打得敵軍暈頭轉向。

拉爾上校每天睡懶覺,不過9點不起床 。8點多鐘正睡得鼾聲如雷,突然被一陣槍聲驚醒。他醉眼惺松只見大陸 軍好像從天而降,自己部下人馬無人指揮,像沒頭蒼蠅一樣亂作一 。眼看部隊失去控制,連忙騎上坐馬,率眾沖出重圍。本已沖出了市鎮想往普林斯頓方向撤退,忽又想起在叛軍面前逃跑太丟臉。私人的行李財物也沒帶出來實不甘心。于是改變主意,帶著他的擲彈兵勇敢而冒失地殺了回去。就在這時一顆復仇的子彈射中他的要害,當即落馬倒地。部下四散奔逃;跑不及的紛紛舉手投降。

華盛頓組織的特倫頓之戰,取得了輝煌的戰果。總共擊斃敵軍22名,俘獲948人,繳獲武器彈藥無數。而美方的損失很輕微:犧牲2人,傷5人。受傷者中,有一位就是奪取敵人大炮的詹姆士·門羅中尉,他后來繼任美國第五屆總統。稍感美中不足的是,尤因將軍的部隊渡河受阻,未投入戰斗。潰散的英軍部分投降,另有部分漏網,使華盛頓的全殲計劃打了折扣。又是一個意外。

2. 巧取普林斯頓

打了勝仗,有些軍官主張擴大戰果,乘勝追擊,華盛頓卻分外冷靜。

特倫頓一戰不可能改變雙方力量對比,敵軍大部隊很快就會報復性反撲。他果斷地命令部隊撤出特倫頓,帶著戰利品,押解近千名俘虜,渡河返回賓夕法尼亞境內。

華盛頓曾去看過生命垂危的拉爾上校,吩咐給予必要的醫療救助。

并慨然答應了拉爾的最后請求:“除了解除投降者的武器外,請不要沒收黑森軍官兵的私人財物”。這個殺人無數的黑森軍官,臨死時良心發現,對大陸 軍的人道待遇表示感激。華盛頓恪遵諾言,把黑森戰俘押送過特拉華河,幾十名軍官安置在賓夕法尼亞新城的旅館里住宿,士兵住在教堂和監獄里。為避免老百姓對戰俘采取報復行動,總司令在城鄉張貼布告,不準虐待俘虜。在戰場上華盛頓決不手軟,但放下武器不再與人民為敵的,就不應當再以敵人看待,應該給他們生存權利和人格尊嚴。

特倫頓戰役結束,已是1776年年底。賓夕法尼亞兵 士兵的服役期將滿,人心想家盼歸。但是面對強敵,讓老兵走光是非常危儉的。華盛頓充分使用大陸 會議授予的權力,向費城的豪紳巨富專項借款,發給士兵服役超期補貼。除經濟補償外,還進行宣傳說服工作,有二百多人自愿延期服役。

回頭再說威廉·豪將軍。他有勛爵的封號,習慣于貴族的養尊處優生活,有機會總不忘尋歡 享樂。他在紐約休息等待,只要大部隊能從冰上渡河,便親率大軍直取美方的臨時首都費城。當傳來黑森軍被殲滅的消息時,豪將軍又震驚又生氣。他很難想象3個老牌 隊,竟然放下武器向一支衣衫襤褸、紀律松弛的民兵投降。他決心投入更大的賭注和華盛頓較量。他命令康華利繼續擔任指揮官,率領銳七千余人開赴特倫頓,尋找美軍決戰。可是英軍這一調度,已被華盛頓所偵知。

華盛頓處理好戰俘和物資后,率領所部人馬渡過特拉華河,回頭再次占領特倫頓。12月31日,偵察獲悉,英將康華利正在征集車輛,向特倫頓進軍。豪將軍帶了一千輕步兵隨后開來。華盛頓立即作了相應部署,命令米夫林和卡德瓦拉德兩將軍,火速前來會合,總兵力達到3600人。

主力部隊部署在特倫頓到普林斯頓之間的阿森平克溪東岸,溪面不寬但溪水很深。溪上有一座狹窄的石橋,特倫頓戰役中黑森軍的一部分就是經這座石橋逃跑的。美軍的大炮布置在高地上,準備迎頭痛擊來犯之敵。

1777年1月2日中午,康華利部趕到特倫頓,未及休息便開始進攻。

美軍的小股部隊節節抵抗,將近日落時分英軍才到達阿森平克溪的西岸。康華利把軍隊分成數路輪番爭奪石橋,華盛頓親自到火線指揮防守,英軍強攻均被打退。夜幕降臨,雙方停止 戰,英軍后退安營扎寨,營帳外面燃起堆堆篝火。美軍方面也拆了柵欄點起營火,兩岸熊熊火光,倒映在溪水中煞是壯觀。

當士兵酣然入睡之際,雙方主帥卻在徹夜運籌斗心斗智……

康華利的副官夤夜獻策,建議今夜奇襲美軍營地。康華利笑而不允,因為他已與駐普林斯頓的英軍指揮官約定,次日清晨兩面同時夾擊華盛頓軍。他滿有把握地說,“總算追到這只老狐貍了,明天早晨我們將要逮住它!”

對于華盛頓來說,這是一個不眠之夜。特倫頓和普林斯頓兩地駐有大批英軍,美軍駐地處于二者之間。今天雖打退了康華利的進攻,很難長期守住渡口。更須提防普林斯頓英軍背后襲擊;若兩面優勢兵力同時夾攻,后果非常嚴重。思之再三,當夜他召開緊急軍事會議,提出他設計的聲東擊西戰術。根據偵察得知,特倫頓敵軍七千有余,普林斯頓敵軍僅有3個 。華盛頓決定避實就虛,棄強而攻弱。搶在敵人行動之前,急行軍奔襲普林斯頓,一口將該地守軍全部吃掉。一要機密,二要快速,打普林斯頓守軍一個猝不及防。此戰若成功,不僅可死里求生化險為夷,而且能變被動為主動。

為了迷惑敵人,華盛頓故布疑陣。指派一支小分隊,不停地給篝火添柴加薪,使其越燃越旺通宵不滅。士兵在火光之下徹夜佯裝深挖戰壕加固工事,做出一副死守姿態,等到明晨黎明之前迅速撤離追上大隊。

英軍哨兵看在眼里,如實稟報指揮官。康華利信以為真,命令官兵放心安睡,明晨早起配合普林斯頓人馬同時夾擊美軍。

此時華盛頓已集合隊伍,偃旗息鼓、布裹車輪,快速向普林斯頓運動。美軍冒著嚴寒扛著武器彈藥疾走,所幸未被敵人發現。天亮前默塞爾將軍的先頭部隊350人終于趕到了普林斯頓郊外一英里處。

駐防普林斯頓的3 英軍是第17 、第40 和第55 ,這時已經開始出動,去特倫頓方向與康華利配合。前鋒部隊第17 剛好與美軍先頭 途中遭遇,打了一場激烈的對攻戰。美軍是有備而來士氣旺盛,英軍則事出意外倉促應戰。默塞爾騎在一匹灰馬上帶隊勇往向前,大有一鼓作氣直搗普林斯頓之勢。不幸一顆流彈擊中默塞爾將軍的灰馬,那馬猝然高高躍起,將主人掀落地上。英軍趁勢沖過來把他 圍住,幾把刺刀反復刺他。美軍失去指揮陣腳大亂,英軍趁勢反攻,逼迫美軍節節后退。如果中午以前美軍攻不下普林斯頓,康華利主力就會趕來前后夾擊,后果之嚴重可想而知。

就在千鈞一發之際,華盛頓率主力從小路及時趕到。他在高地上遙遙望見美軍不斷后退,處境十分危急。也等不及隊伍展開列成陣式,大喝一聲“考驗人們靈魂的時候到了”,帶頭策馬沖向敵陣。在他帶動下,驚慌的士兵重新集合起來,和主力部隊一起全面壓上,把這 英軍沖得人仰馬翻。英軍很快就發現這位白馬將軍定非等閑之輩,紛紛集中火力對他射擊。密集的子彈呼嘯著從他身邊掠過,隨時都有被子彈射中的危險。

兩軍相遇勇者勝,只20分鐘英軍便支持不住,被打得潰不成軍。第17 殘部向特倫頓逃竄。

與此同時,美軍另外兩路人馬也投入戰斗。圣克萊爾將軍和沙利文將軍兩部人馬把第55 擊潰。殘兵敗將向不倫瑞克方向退去。最后剩下一個第40 ,因安排在行軍序列殿后,未能及時趕來參戰。大部分躲進了普林斯頓大學校園,企圖負隅頑抗。華盛頓認為必須速戰速決,不可拖延戀戰。命令青年軍官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指揮部隊猛攻普林斯頓大學。沒打多少炮彈就迫使敵軍全部繳械投降。

這一仗打得干凈利落,算得是一場成功的速決戰。共擊斃敵軍一百余名,俘虜三百多,其中包括14名軍官。美方戰死30人;尤為可惜的是失去了一員英勇善戰的將級指揮官默塞爾。

這天黎明,康華利整頓部隊殺過河去,才發現人去營空,篝火余燼未冷。先還以為華盛頓故伎重演,又是長島式的悄然逃遁。等到太升起,便聽到普林斯頓傳來隆隆炮聲,馬上明白自己中了聲東擊西的圈套。

預料那里三 英軍不是美軍的敵手,更擔心不倫瑞克的軍需儲備和私人行李有失,急命部隊跑步援救普林斯頓。但為時已晚,沿途的橋梁又被美軍破壞,他得修復橋梁大炮才能通過。康華利急不可待,不顧河水冰涼,強令部下涉水渡過齊腰深的溪河繼續趕路。正行走時,遠處一道胸墻背后射出一發32磅大炮彈。康華利命令停止前進,以為有大量美軍抵抗。先朝那個方向打了一通炮,再派一隊騎兵前去偵察,結果空無一人。

原來這門繳獲的32磅大炮過于笨重,沒法拉走才被美軍留下。從后衛部隊選了一名炮手,等追兵臨近時劃一根火柴點燃就走。這發炮彈讓康華利浪費了許多炮彈和時間。

康華利追到普林斯頓,只有望塵興嘆了。

奇襲特倫頓、巧攻普林斯頓,接連兩番告捷,結束了美軍一直被動挨打的局面。由于軍事上的勝利,華盛頓的名聲遠揚歐美,奠定了他在美國政治、軍事領域中的領導地位。與華盛頓同時代的腓特烈二世盛贊兩次戰役是“軍事編年史上最光輝的成就”,專門贈送了一張自己的肖像給華盛頓,上面的親筆題詞挺有意思:“歐洲最年長的將軍致世界上最偉大的將軍。”

3. 避免與敵決戰

華盛頓撤出普林斯頓后,更注意開展游擊活動。康華利的部隊只能守住幾座孤零零的城鎮,再也不敢輕舉妄動。新澤西地區的戰局趨于相對穩定。

華盛頓決定利用這段時期,把部隊帶到莫利斯城進行休息整頓。

華盛頓選中莫里斯城安營扎寨,因為它的地理位置十分有利。進可攻退能守,特別對于打襲擊戰非常有利。他從戰略高度作出決定,較長期呆在這里整頓部隊,提高部隊的軍事素質,訓練出一支新型的正規軍。

在莫利斯城,大陸 軍第一期任務就是全面休息調整,恢復體力。第二期工作是整訓新軍。根據大陸 會議的決議,計劃征募16個步兵 ,3個炮兵 ,1個工兵 和3000名輕騎兵。此時最缺乏的是軍官。總司令從實際出發,采取了多種渠道選拔、網羅人才。一是從部隊原有的軍官和士兵中,培養提拔軍官。另一個辦法是不拘一格廣攬人才。所謂不拘一格,即不論出身門第、不分宗教信仰、不問屬于哪一州、甚至不排除外國籍人士。只要效忠于美國或同情美國的獨立事業,具備真才實學者,都委以重任。這樣的用人政策,顯得雍容大度,極具氣魄,吸引了許多有志之士紛紛前來參軍。

俗語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不少外籍人士遠涉重洋,來到美國參加反英戰爭。他們中很多人是軍事專家或職業革命家,在北美戰場創造出許多英雄業績,對戰爭的最后勝利發揮了重大作用。志愿人員中影響最大的要數波蘭軍事家科斯秋什科和法蘭西貴族革命家拉斐特等人。

外國志愿人員中,也難免魚龍混雜泥沙俱下。有不學無術的南郭先生,也有投機分子冒險家。有一名叫狄庫德雷的法國人,就憑著美國駐歐洲特使狄安的一封介紹信,伸手索要少將軍銜,自薦要當炮兵司令,因華盛頓抵制才未得逞。另一個例子是愛爾蘭人湯姆·康韋。此公自吹曾在德國軍界干了30年,得過若干軍功勛章 ,也拿著狄安的介紹信。他的要價稍低,希望授予準將。可能那些亮晃晃的勛章起了作用,大陸 會議一時又沒摸清他的底細,竟如愿以償。后來事實證明,康韋是個心術不正、品質惡劣的投機分子,給獨立事業造成了相當大的危害。

駐莫里斯城期間,華盛頓擴軍、整軍建新軍的計劃取得了成功,全軍的戰斗力顯著提高。從這時起,美國開始有了常備軍。

這期間,華盛頓還抓了另一項重要工作——對王 分子進行有力的打擊。在戰爭期間,英國政府采取了多種政策措施,指使親英派進行反革命破壞。給他們提供充足的活動經費、獎賞現金和土地。英方宣布,任何美洲人只要重新宣誓效忠英王,可以既往不咎,保證其安全。甚至挑撥美方領人 家中的仆起來造主人的反,允許解除其隸地位。利誘威脅雙管齊下,親英派活動一度甚為猖獗。他們不僅造謠惑眾,擾亂民心,為英軍傳送諜報供應物資,還暗中組建武裝,進行顛覆破壞。人們記憶猶新,長島之敗與奸細替英軍帶路大有關系。查爾斯·李將軍被擒是王 分子告的密。在波士頓和費城數次組織謀暴亂,與英軍的進攻里應外合,幸虧及時破獲才未讓其得逞。華盛頓早就看出,這些家伙處處與祖國為敵,已成為獨立事業的心腹大患。

為了打擊其囂張氣焰,華盛頓針鋒相對。1月25日公布了一項通告,鄭重宣布:凡是效忠英國的人 (僅限于有公職者),必須在一個月內向 當地美國軍隊或民兵,宣誓效忠于美國,放棄英國發給的一切證件 。否則將被視為美利堅民族的敵人,得不到美軍的保護,并須立即遷到敵占區去。根據大陸 會議授予的權力,他有權“逮捕和監禁危害美國獨立事業的人”。

這些舉措收到明顯的效果,大滅了親英派的威風。

1777年5月底,華盛頓的擴軍整軍計劃告一段落。經過整訓的大陸 軍面貌一新,全軍上下士氣高昂,充滿必勝的信心準備接迎新的戰斗。

華盛頓率領部隊離開了過冬營地,移師米德布洛克駐扎。這里距離敵人很近,到豪將軍所部駐守的布倫瑞克據點只有十多英里。

因為英軍在北美的軍事行動,每年要耗費巨額財政開支,結果卻接連損兵折將。英王喬治三世為此制定了新的作戰計劃,責成駐北美英軍務必早日決戰,一舉殲滅美軍主力,結束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

基于這種指導思想,英國內閣在1777年制定了一個大膽的冒險進攻計劃。其總體戰略是攻占奧爾巴尼,切斷華盛頓與其他各州的聯系。將美軍主力封鎖在新英格蘭地區圍而殲之。兵力部署是:第一路由柏高英將軍領兵7000,從加拿大南下至哈得孫河畔,進攻紐約州的奧爾巴尼。

豪將軍率部北上與柏高英部會合,協同作戰。第二路軍由圣內杰中校率領,配合助攻奧爾巴尼。第三路由克林頓將軍指揮,從紐約出擊,沿哈得孫河北上,與第一、第二兩路形成鉗形夾攻。

戰略計劃是在倫敦制定,前線將領須接受大洋彼岸的遙控指揮。不可思議的是,英國政府主管此事的殖民大臣熱爾曼,因忙著去休假,竟忘了把計劃通知豪將軍!于是這位自以為是的豪將軍便自行其是了。他距離華盛頓部較近,不北上與柏高英部會合,而是單獨引誘華盛頓出來決戰。

6月初,豪將軍親自率領8000英軍從紐約開到布倫瑞克據點,誘使美軍出來 戰。華盛頓老謀深算,按兵不動。

6月中旬,豪將軍率部由不倫瑞克出發,經華盛頓駐地米德布洛克近郊大搖大擺走過,造成進攻費城的假象。華盛頓看出敵人是在引蛇出洞;命令不予理睬。

6月19日,豪將軍所部突然拔寨退兵,走原路返回布倫瑞克。以為華盛頓會領兵追殺,哪知美軍只派小分隊尾隨擾,主力仍然穩坐不出。

豪將軍見此計不成,又施展一招更厲害的激將法:命令士兵一路燒殺虜掠,任意橫行。燒得沿途狼煙滾滾,居民四散奔逃。華盛頓還是強忍怒火,命令各部堅守不出。

6月22日,豪將軍老戲重演,帶領部隊從布倫瑞克出發,向安博伊運動。大陸 軍將士看見百姓遭敵人野蠻蹂躪 ,實在怒不可遏,紛紛請戰出擊。華盛頓也是義憤填膺,心在滴血。思忖再三,決定派遣一支兵,對英軍后衛部隊猛然一擊,打完即撤回。豪將軍心中竊喜,以為華盛頓上當了。命令部隊殺個回馬槍,直攻米德布洛克美軍營地。哪知美軍主力未動,牢固控制著陣地;那支銳小部隊倒吃掉英軍一些人馬。

陸 會議的部分代表,對華 盛頓按兵不動頗有微詞,這給華盛頓很大的壓力。但他身為美軍總司令,比別人看得更清楚,至今力量對比仍然是英強美弱,并未掌握戰爭的主動權。此時貿然與敵決戰,正中敵人的詭計。他的戰略指導原則是:1.避免主力決戰;2.防止被敵分割,不惜代價支援北線作戰的美軍;3.預防敵軍攻奪費城。盡管大陸 會議和許多將士不理解,他依然忍辱負重,不和豪將軍賭氣。

豪將軍黔驢技窮,至今尚未收到倫敦的作戰計劃,下一步的目標不知所云。只好在7月1日灰溜溜退兵,乘軍艦撤出了東新澤西。

正當華盛頓絞盡腦汁分析判斷敵人動向時,北部戰區又傳來壞消息。柏高英部由英屬加拿大南下,已占領提康德羅加,正準備向奧爾巴尼挺進。按照作戰計劃,南下欲與豪將軍會師。

提康德羅加的守將是圣克萊爾將軍,當年曾參加過英法戰爭,經驗比較豐富,絕非無能之輩。他部署兵力出現漏洞,美軍被四面包圍。補給線已被切斷,制高點已落入敵軍手中,固守待援顯然無望。若與敵人硬打死拼,其結果只能是全軍覆滅,提康德羅加城也終不可保。另一選擇就是支持到夜間,率領部隊悄然放棄陣地轉移到外線,為合眾國保存有生力量。思之再三還是選擇了突圍轉移。只要這支4000人馬的力量還存在,提康德羅加還可能收復。至于個人的得失毀譽,且留待世人評說吧。

部隊開始移動時,行動迅速、隱秘、有條不紊,眼看就能突出包圍甩開敵人。就在這關鍵時刻,王 分子蓄意幫助英軍,獨立山上突然燃起大火。火光引起了英軍的警覺,立即對正在移動中的美軍發起全面攻擊。美軍的主要武器都裝載在車馬上,來不及卸車安裝,就被敵人沖殺得潰不成軍四散奔逃。有組織有計劃的轉移變成了大潰退。重武器和軍用物資丟失殆盡,人員傷亡和逃跑失蹤者難以數計。這支殘部經過了 7日7夜的艱苦跋涉,7月12日終于回到愛德華堡。

華盛頓最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美軍在北線的失利,不僅人員和物資大量損失,更嚴重的是丟失了一個重要軍事據點,而且在全國民眾中引起了恐慌。

【上一篇】:第八章 棄守費城藏計謀【回目錄】 【下一篇】:第六章 合眾國在危難中
90网球比分直播 江苏11选5开奖图 股票推荐3只暴涨股 湖北11选5遗漏一 竞彩比分直播188 lz电竞比分网 抽搐最厉害av作品 湖南正宗红中麻将 甘肃天水麻将下载 1月7日cba比分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直 qq麻将国标下载 bet365篮球比分直播 3x3篮球比分网 360北单比分直播 友乐广西麻将官方版 篮球188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