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网球比分直播|cntv网球比分直播
主頁 > 兒童小說 > 拉比齊出走記 >

二、旅途的第一天

送牛奶的老頭

這個城市很大。拉比齊摸著黑,在一些街道走了很久。結果他走得很遠,“老瞪眼”師傅想要再找到他是很困難的了。

但他還是在不停地走,直到天蒙蒙地露出曙光、黑暗消逝為止。在這個城市的最后一條街上,拉比齊遇見一個老頭兒,他正趕著一輛驢車分送裝在罐子里的牛奶。牛奶車和驢子看上去都很有精神,可是老頭兒卻是腰彎體弱。他在一幢房子面前停下車子──這幢房子是那么高,還沒有落下的月亮就好像是掛在它的頂上。

他在這兒取下兩罐牛奶,提了一罐到這幢房子里面去。但是他站立不穩,剛挪開第一步,就差不多要跌倒了。他低聲地嘆了一口氣,在臺階上坐下來。

正在這時候,他看見拉比齊穿著一條綠褲子,一件紅襯衫,瞪著一雙漂亮的小皮靴,戴著一頂喜氣洋洋的便帽,走過來了。他感到非常驚奇,于是他也就停止嘆氣了。

“老爺爺,讓我替你把牛奶送進這屋子里去吧。”拉比齊說。

“你是從哪里來的?”老頭兒向這個奇怪的人物發問。

拉比齊不愿意談“老瞪眼”師傅的事。因此他回答說:“我叫拉比齊,是一個學徒。皇上大人命令我為他的兒子把這雙皮靴撐大一點,同時對他王國里需要幫助的人給予幫助。”

老頭兒知道拉比齊是在開玩笑,不過他非常喜歡他的這副模樣兒,所以他就不再嘆氣,甚至還輕輕地笑了一聲。

“我把牛奶送給哪一家呢?”拉比齊問。

“三層樓上的那一家。”老頭兒說。

拉比齊的體格很健壯。他提起那罐沉重的牛奶,簡直像拿一根雞毛一樣。他把它送到那一家去了。

樓梯間很黑,拉比齊爬上一樓,接著又爬第二樓。當他爬上第三層樓的時候,月亮還正在樓梯間的那個窗子外面向里瞧。他在一堆陰影中看見一個黑色的東西,在這東西上面有兩顆小亮光兒,像蠟燭似地放射出光來。這自然是一只貓。

“太太,我把牛奶送上來了,”拉比齊說,“請您給我領路,好嗎?”

貓兒跳起來卷動了幾下它的尾巴,于是便在他前面跑過去,到一個門口才停住。

拉比齊摸到了門鈴,按了一下。一位女傭工拉開了門鎖,把門打開了。

當她看見拉比齊穿得這樣五光十色時,不禁大叫一聲,拍起掌來。這使得貓兒嚇了一跳,躍到拉比齊的腦袋上去了,然后又從那里蹦到女傭工的肩上,最后嘩啦一聲,落進一桶水里去了。

這一場混亂可是非同小可!貓兒在尖叫,水桶在打滾,水在地板上流動。拉比齊敏捷地跳開,好叫他那雙皮靴不被弄濕。女傭工則捧著肚皮大笑,弄得窗玻璃都震動起來。

“我的天老爺,瞧您的這副尊容!您是個虎皮鸚鵡,還是一只啄木鳥?”

“哪一樣都不是,夫人!我名叫拉比齊,現在給您送牛奶。那位老爺爺爬不了這么高的樓梯;但您沒有驚叫的必要。”

這位女傭工笑得更厲害了。她接過牛奶罐。當拉比齊提著那個空牛奶罐、掉轉身子要離去的時候,她就點了一根蠟燭,送他下樓,因為她很喜歡他。

“為什么你自己不每天下樓去,把奶罐提上來呢?”拉比齊問,“你現在既能送我下樓,當然你也可以取牛奶上來嘍。那位老爺爺身體不太好,爬不了這么高的樓梯呀。”

這位女傭工感到很慚愧,心想她為什么沒有早點想到這一點呢。所以她就答應以后自己下樓去取牛奶。

作為回禮,拉比齊也答應,以后他在旅途中看見什么鮮花,他將摘下一束送給她。

他回到老爺爺身邊的時候,就問剩下來的那些牛奶是否也可以由他代送。老爺爺當然高興讓他這樣做,所以拉比齊就接過驢子的韁繩,代他送起牛奶來。驢子很聰明,它認識每一家的門口,到時就停下來了。拉比齊很奇怪,就問老爺爺:這么聰明的動物,為什么人們要把它叫作驢子或蠢驢。

送牛奶的老頭兒,雖然有一把年紀,卻回答不出這個問題。

“自從我出生以來,我就聽見人們這樣叫它。”他說。

拉比齊聽了不太滿意。他希望他是一個更有學問的人。

“如果我能寫文章,我要寫一本書,在這本書里我將要提出,像這樣有頭腦的動物就應該有一個像樣的名字。只有那些名副其實的笨東西才能叫作驢或蠢驢。”

當然對于這頭驢子說來,隨便人們怎么叫它,它也毫不在意,這兩個人的談話,它根本就沒有聽。它只是在那些訂了奶的人家的門口按時停下來。

每次它停下來的時候,拉比齊就提起一罐牛奶,飛快地朝樓梯上跑去,像風一樣。

這樣,一車奶一會兒工夫就送完了。只有一小罐留了下來。這是送奶老人的早餐。

送奶老人對拉比齊表示了感謝,同時讓他痛快地喝了幾口鮮牛奶。然后他就趕著他的驢車走了,拉比齊也繼續趕他的路。

這時天已經大亮了。

沒有多久,拉比齊就離開了這個城市。他只能遠遠地瞧它一眼。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是廣漠的田野、灌木叢、樹林和一條漫長的路。

“好家伙!”他對自己說,在一棵樹下坐下來。

他這時才感到睡眠不足。因此他就把那個紅皮袋墊在他的頭底下,在一堆濃密的草上躺下來。草是很柔軟的,但不太舒服。拉比齊是太累了。他馬上就睡過去,像一只兔子躺在洞里一樣。

 

草里冒出來的腦袋

拉比齊睡了一大覺,時間也不短。有許多車子和莊稼人在旁邊的路上經過。車子發出嘰咕嘰咕的響聲,馬蹄得得地在地上走動,行人在相互喊話,被送往鎮上去賣的鵝嘎嘎地叫。

不過拉比齊好像耳朵里塞得有棉花似的,什么也沒有聽見。也沒有人發現他睡在深草里。

中午時分,一切都變得很安靜,路上也沒有行人。

忽然間拉比齊被驚醒了。他聽見有個什么東西在草上向他挪動,越來越逼近他。接著就聽見一種“踏踏”的聲音。當那東西再逼近了一點,他就可以聽見沉重的呼吸和呼嚕聲。這是個什么東西呢?

拉比齊仍然睡意很濃,但他盡量地坐起來,想看看這究竟是什么東西。這時一個粗大、毛發蓬松的黃腦袋露在草叢外面,在拉比齊面前出現了。它伸出一條又長又紅的舌頭,這真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怪嚇人的。如果是別人,可能就會嚇得魂不附體了,但是拉比齊卻跳了起來,把這個毛發蓬松的腦袋緊緊地擁抱在懷里。

這就是他親愛的邦達施。它也從“老瞪眼”師傅的家里偷偷跑出來了。它東嗅西聞,南尋北找,又跑又蹦,終于找到了拉比齊!

它開始舐拉比齊的手,拉比齊也一再擁抱它。

“呀,老朋友邦達施,看到你真太叫人高興了!”

他們倆抱著在草上打滾,滾了又滾,樂得把什么都忘記了。他們玩得直到喘不過氣來。于是拉比齊說:“好吧,咱們放安靜一點,得吃午飯了。”

不過邦達施是太興奮了,它什么也不要吃,只顧抓蒼蠅和追蚱蜢。

拉比齊坐在草上,把他的面包,臘肉和刀子從袋子里取出來。然后摘丁帽子,做了禱告,開始吃起來。他每吃一口東西,就扔一口給邦達施。它在空中接住扔來的東西,一口就吞下去了。

拉比齊和邦達施就這樣很快地把他們的午飯吃完了。然后他站起來,又開始行路。

天氣非常熱,路也很長,灰塵也很多。

 

涂有一顆藍星的屋子

拉比齊和邦達施興高采烈地往前趕路,走了一程。他和他的小狗忽然開始感到腳痛起來了。

這時他們來到一個破舊的小屋子面前。這是一座修修補補的建筑,有點傾斜。它只有兩個小窗子。在外邊窗下的墻上畫有一顆藍色的大星,老遠就可以瞧見。說實在的,這間屋子看上去倒很像一個正在微笑的老太婆。

屋子里面有一個人在哭,,哭得可憐、傷心。拉比齊感到很難過。于是他就記起來了,他曾經說過他愿意幫助需要幫助的任何人。他就走進屋子,看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屋子里面有個孩子,名叫馬爾訶。單獨一人坐在一個凳子上哭。他的身材和拉比齊差不多。他之所以痛苦,是因為他丟失了他負責放牧的兩只鵝。

這本算不了什么太大的倒霉事。但對他說來這卻是一件大事。他沒有爸爸,媽媽很窮。因此馬爾訶就得干放鵝的活。每只鵝的價錢是三百個克朗。

當拉比齊穿著他的綠褲子、紅襯衫和發亮的皮靴走進屋子里,馬爾訶大吃一驚,也就不哭了,只是睜著眼睛望著拉比齊發呆。

“你哭什么!”拉比齊問。

“我丟失了我應該看管的兩只鵝。”馬爾訶說,又開始可憐、傷心地哭起來。

“喲,不值得那樣放心不下,我們替你把它們找回來,我們馬上就去找吧。”

這樣,拉比齊、馬爾訶和邦達施就一齊出發去找鵝了。

附近有一個很大的水池。馬爾訶常常趕那兩只鵝到那兒去放牧。拉比齊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么多的水,因為他是一個一直住在城市里的人。水池周圍是一大圈灌木叢,池子對岸長著許多濃密的蘆葦。

當他們來到水邊的時候,馬爾訶又大哭起來。“啊,啊!我永遠也找不到我的鵝了。”馬爾訶哭得很厲害,拉比齊只得取出自己的藍手巾,借給他擦眼淚。

拉比齊不由得感到,在這樣一個大的水池邊找兩只鵝,是幾乎不可能的事。不過馬爾訶已經是夠悲痛的了,他不能再叫他更難過。所以他就開始在那些灌木叢中尋找,而邦達施也在附近跑來跑去,東嗅西嗅,激動地亂叫。忽然,它跳進水里,向對岸游去。拉比齊直叫喚:“邦達施,邦達施!”可是小狗根本不理他,只是一面搖頭,一面向前游去,后來就消失在對岸蘆葦叢里了。

拉比齊很奇怪,他親愛的邦達施是不是這樣不見了。如果發生這樣的事,那他自己也得痛哭流涕,可他現在不能痛哭流涕,因為他已經把他的手巾借給馬爾訶了

……不管怎樣,現在不是流眼淚的時候。忽然從對岸傳來了拍翅膀的聲音,還有鵝叫聲和犬吠聲。池子對岸,孩子們是去不了的,是邦達施在那里找到了馬爾訶的兩只鵝!

當馬爾訶看到邦達施趕著鵝向他游來的時候,高興得跳起來。鵝在小狗的前面游,張著扁嘴叫個不停。邦達施跟在后面,也同樣叫得起勁。

它把鵝安全地趕到馬爾訶和拉比齊面前,接著便從水里跳上來,甩掉身上的水點,快樂得很。

“你真算得是一只聰明的狗!如果我有錢,一定給你買一根最大的香腸吃。”拉比齊說。

于是馬爾訶抱起一只鵝,拉比齊抱起另一只,把它們帶回家來。他們一面吹口哨,一面快樂地唱著歌。

當他們還在路上走的時候,馬爾訶說:“邦達施的腦袋真夠大呀!”

“因為那里面裝著一堆腦筋呀,”拉比齊說,“如果你有那樣的腦袋,你就不需要邦達施為你找鵝了。”

他們就這樣回到馬爾訶的屋子里來。馬爾訶的媽媽這時也回到家里來了。她請拉比齊就在家里宿夜,因為他的狗為她找到了鵝,她非常高興。這樣邦達施和拉比齊就找到頭一晚的住處了。

這時天已經黑了。馬爾訶和拉比齊在屋門前一塊大石頭上坐下來,吃牛奶麥片粥,用的是一個彩色碗和兩個木頭做的大餐匙。

吃粥的時候,拉比齊問馬爾訶:“誰在你們屋子墻上畫那么一顆藍星?”

“我畫的,”馬爾訶說,“媽媽油漆屋子的時候,我拿走了一點顏料,畫了那顆星。我想鵝會記住它。從而找到自己的家。現在我才知道,我的想法錯了。鵝只會從水里游到對岸去,有沒有星無所謂。”

不過拉比齊把這顆星記得很清楚(凡是讀這本書的人也應該把它記清楚)。

這兩個孩子就這樣一面吃,一面聊。邦達施也吃了些牛奶麥片粥。不久就都睡了。

當然,拉比齊不在屋子里睡,也不在床上睡,因為沒有空房間。院子里有個小牛棚,他就睡在牛棚的頂樓上。

他得爬上一架梯子,然后從一個小洞鉆進去。當他爬到頂樓上以后,他就掉轉身,把腦袋伸到洞外,喊了一聲:“晚安。”

院子里現在是空無一人。夜非常黑,院子看上去就象一個黑洞。不過天上的星星很多──拉比齊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么多星星。他脫下他那雙漂亮的小皮靴,把它們擦干凈,然后就躺到干草上,睡去了。

邦達施睡在牛棚外面,拉比齊睡在牛棚頂上,那頭有斑點的母牛則睡在牛棚里面。

這是拉比齊第一天的旅行,結束得很愉快。下一天的旅行該是怎樣的呢?

【上一篇】:三、旅途的第二天【回目錄】 【下一篇】:一、在“老瞪眼”師傅家里
90网球比分直播 经典美女单机麻将 qq麻将怎么开四人好友房 五排列开奖结果今天 什么叫上证指数 斯诺克比分即时直播捷报网 雪缘足球即时比分网 江苏七位数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 大嬴家足球即时比分 浙江11选5*推荐 江苏7位数 世界杯比分预测29号 今日3d字谜图谜汇 天津快乐10分 大众麻将扎鸟规则 贵州麻将规则怎么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