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网球比分直播|cntv网球比分直播
主頁 > 兒童小說 > 黑鳥水塘的女巫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約翰·霍爾布魯克出發后第五天,朱迪絲病了。她的母親起初把她的抱怨歸因于情緒低落,她又看了看她紅紅的面頰,就讓她睡了。又過了不到兩天,警報傳遍了維莎菲爾德的每一個角落。十六個兒童和年輕人患了一種神秘的熱病,而任何人們熟悉的療法都不見效。一連幾天,朱迪絲在他們為她在爐前鋪的小床上翻滾,發著燒,痛苦得煩躁不安,神志不清得常常認不出眼前照看她的三個女人。一個年輕的外科醫生從哈特福德被請來為她抽血,并把碾碎的烤癩蛤蟆,熬成令人作嘔的湯,灌進她干裂的嘴唇里,卻絲毫沒有見效。朱迪絲的高燒持續不退。

第四天,基德感到渾身發冷,頭重腳輕,到了傍晚,當他們把一個墊子拖到爐火旁,放在表妹的旁邊時,她心懷感激地躺倒在墊子上。但是,她發病的時間不長。在巴巴多斯 的水果和陽光的滋潤下,她那年輕的身體消瘦而結實,有一種富于彈性的生命力。在朱迪絲仍然很難坐起來呷一口粥時,基德就重新站了起來。不過基德在穿衣時虛弱得搖搖晃晃,不得不請摩茜幫忙扣背后的扣子,表姐這時突然彎下腰劇烈地咳嗽,基德大吃一驚。她一下子轉過身來。

“你這樣咳嗽多久了?”她焦急地問,“讓我摸摸你的手!雷切爾姨媽,看在老天的份上,快點兒把摩茜扶到床上去!她竟然想在這兒伺候我們!”

當雷切爾彎腰脫下她的長女的鞋子時,摩茜的雙頰淌下軟弱但抗爭的淚水。基德把暖床器弄熱,去掉摩茜在角落里的床上的寒氣,而摩茜把臉埋在枕頭里,仿佛她造成這樣大的麻煩,是不能容忍的羞恥。

摩茜病得很重。那個年輕的大夫兩次從哈特福德騎馬來給她抽血。第三次,他站著床邊,嚴肅地低頭看著她。“我不敢再給她抽血了,”他無能為力地說。

雷切爾抬起頭,怯生生地望著丈夫。“馬修——你覺得——會不會格什溫·布克雷有辦法幫助她?他醫術很高。”

馬修繃緊了嘴唇。“我已經說過那個人不能再進我的房子,”他提醒她,“我們不許再談這件事。”

為朱迪絲長時間守夜時已經筋疲力盡的雷切爾,現在到了崩潰的邊緣。馬修在地里工作一整天后,不由分說地強迫妻子去休息一會兒,而他則坐在女兒的床邊守夜。朱迪絲無助地看著這一切,她仍然虛弱得甚至不能自己梳頭。做飯的事情落到基德頭上,她盡力而為,又是稱玉米面,又是拌布丁,并用勺子把布丁盛進一個袋子里煮,心里責罵著自己的笨手笨腳,而這是她過去從來沒有費心去克服的。她生好火,把一鍋鍋的水燒熱來洗衣物,好把干凈的床單鋪在摩茜翻來覆去的身體下面。她去打水,為朱迪絲濾制一種特別的稀飯,并把姨父的濕衣服攤開,用火烘干。夜里,她筋疲力盡地打著瞌睡,然后又猛然驚醒,以為還 有什么事情沒有做完。

摩茜躺在某種介于睡與醒之間的邊緣地帶。任何東西都不能喚醒她,每一下呼吸都是一次如此痛苦的掙扎,使得那緩慢的喘息聲充滿了整個房子。恐懼從房間的各個角落滲進來。一家人不敢大聲講話,雖然摩茜肯定不會聽見。在摩茜生病后的第四天早上,馬修沒有去工作,而是沉重地坐在桌旁,翻動著《圣經》,徒勞地求助于某種希望;或者把自己關在會客室里,她們可以聽見他沉重的腳步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臨近中午時分,他從掛鉤上取下上衣。“我要出去一會兒,”他嘶啞地說。

他剛剛穿上一只袖子,就聽到敲門的聲音,當他抽掉門閂時,一個男人刺耳的聲音傳遍寂靜的房間。

“讓我進來,伙計。我有話要說。”

馬修·伍德從門口退回來,布克雷牧師出現在廚房的門檻上。

“馬修,”他說,“你是一頭頑固的騾子和反叛分子。不過現在我不是要談政治,我是要讓你知道,你的摩茜就像我自己的女兒一樣。讓我看看她,馬修。讓我在上帝的幫助下,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救她。”

馬修的聲音幾乎是在嗚咽。“進來吧,格什溫,”他哽咽著,“上帝保佑你!我正準備去請你。”

布克雷大夫的出現,給家里所有的人帶來了新的希望。“我有一種理論,”他告訴他們。“我讀過這方面的書,而且不妨試一試。給我在鍋里燒一些蔥頭。”

整整四個小時,基德在布克雷大夫的指揮下吃力地工作著。她切蔥頭,眼睛被刺得不住流淚。她讓鐵鍋下的火熊熊燃燒。當鍋里的蔥頭軟到合適的程度時,布克雷大夫把它們在一塊亞麻布餐巾上堆成一團,然后把這種燙得皮膚起泡的膏藥敷在摩茜的胸口上。膏藥剛一變涼 ,就必須立即準備更換新的膏藥。

快到傍晚時,大夫站起來。“還 有其他的人需要我照看哪,”他嘀咕著,“別讓她受涼 。我午夜前就回來。”

基德又忙著準備了一頓飯,但是誰也顧不上吃。她用疲憊不堪而變得沉重、甚至讓她擔心不聽使喚的手指,收拾了桌子,撤走了原封未動的食物。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再次避開那可怕的喘息聲。隨著摩茜每一聲嘆息似的喘氣,她自己的胸口也隱隱作痛。

接著,一種新的恐懼突然朝她襲來。房子外面傳來咚咚的腳步聲和嘀嘀咕咕的講話聲,越來越近。外門上響起一陣猛烈的打門聲。三個女人驚恐的目光碰在一起。馬修·伍德一步沖到門口,把門推開。

“你們怎么這么放肆?”他壓低聲音憤怒地責問。“你們不知道這里有病人嗎?”

“當然,我們知道得很清楚,”一個聲音回答,“到處都是病人。我們需要你的幫助,來結束這一切。”

“你要怎么樣?”

“我要你和我們一起來。我們要去找那個女巫。”

“立刻從我這里滾開,”馬修命令道。

“你如果知道怎么才能對你的女兒有好處,”另一個聲音喊道,“你就會首先聽我們說了。”

“那么你就小聲點兒,而且快點兒說,”馬修警告他,“我沒有時間聽蠢話。”

“這個鎮子里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孩子在生病,難道這是蠢話嗎?你最好認真聽我們說,馬修·伍德。約翰·維莎利爾的男孩兒今天死了。現在一共有三個人死了,這都是那個女巫干的!”

“誰干的?你到底在說什么,伙計?”

“那個教友派女人干的。就在黑鳥水塘那邊。她和她的巫術,是這個鎮子多年的禍根!”

人群發出歇斯 底里的聲音。“我們早就應該把她趕走了。”

“人們一次次看到她和草場里的魔鬼來往!”

“現在她對我們的孩子下了詛咒。天知道天亮前還 有多少人會死去!”

“那是胡說八道,”馬修·伍德不耐煩地嘲諷。“不管是老婦人還 是巫術,都不可能帶來這樣的瘟疫。”

“那是什么?”一個女人的聲音尖叫著。

馬修擦了一下前額。“上帝的旨意——”他無能為力地開口說。

“你是說上帝的詛咒!”另一個聲音尖叫起來,“是上帝為了我們收容一個異教徒和一個教友派,對我們的審判。”

“你最好和我們一起來,馬修。你自己的女兒快死了。你不能拒絕。”

“我絕不參加,”馬修堅定地說,“我不贊成搜捕女巫。”

“你還 是贊成的好!”那個女人的聲音突然變得尖銳,“你最好還 是看好你自己家里的那個女巫!”

“問問你那個神氣活現的外甥女都在什么地方呆過!”另一個女人從暗處喊著。“問問她,她很清楚你的摩茜的病!”

馬修·伍德突然擺脫了疲憊。他猛地挺直腰板,像是一個巨人站在門道里。

“給我滾!”他吼道,他的謹慎完全淹沒在憤怒中。“你怎么敢這樣說一個善良、敬畏上帝的女孩兒的名字?誰誹謗我的家人,我一定要和他算賬!”

人群一片沉默。“我們并不想傷你,”一個男人的聲音不安地說,“那不過是婦人之見。”

“即便你不去,鎮里也會有很多人去的,”另一個人說。“我們干嗎還 在這里浪費時間?”

聲音沿著小路漸漸退去,在遠處的黑暗中又再次升高。馬修閂好門,轉身面對三個嚇呆了的女人。

“他們吵醒她了嗎?”他干巴巴地問。

“沒有,”雷切爾嘆了一口氣,“就連這樣的聲音都不能吵醒她,可憐的孩子。”

大家沉默了一會兒,房間里只能聽見那在折磨中掙扎的喘息聲。基德已經站起來,緊緊地倚著桌子。現在,她用極度痛苦的低語,脫口說出那個一直讓她窒息的新的恐懼。

“他們要對她做什么?”

她的姨媽警覺地抬起頭。馬修微微皺起黑黑的眉毛。“關你什么事?”

“我認識她!”她哭著說,“她只不過是一個可憐無助的老婦人!噢,求求你們告訴我!他們會傷害她嗎?”

“這里是康涅狄格,”馬修堅決地回答。“他們會遵守法律的。我想他們會審問她。如果她能夠證明自己是無辜的,她就會很安全。”

“但是他們現在會怎么樣對她——今天夜里——在審問以前?”

“我怎么知道?你不要再問了,姑娘。今天夜里我們自己家里的麻煩還 不夠多嗎?”他在一把椅子里坐下來,垂下頭,用雙手撐住。

“去睡一會兒吧,基德,”雷切爾催促她,害怕再次出現混亂的場面。“我們可能過一會兒又要找你了。”

基德挨個盯著每一個人,無能為力的感覺使她幾乎發瘋。他們什么也不準備做嗎?她無法止住奪眶而出的淚水,從房間跑了出去。

在樓上自己的房間里,她靠著門站著,努力讓自己鎮靜下來。她必須去找漢娜。無論發生什么事情,她都不能呆在這里,讓漢娜獨自一人面對那伙兒暴民。但愿她能夠及時趕到,給漢娜報信兒——這是她此刻惟一能夠想到的辦法了。

她從衣勾上一把摘下斗篷,手里拿著皮靴,偷偷地溜下樓梯。她不敢去開那個巨大的前門,而是墊著腳尖,小心翼翼地穿過寒冷的會客室,進入后屋,然后從庫房的門走進菜園。她能聽到遠處的叫喊聲,她急匆匆地穿上靴子,沿著小路飛奔而去。

在教堂廣場,她在一棵樹旁靠了一會兒,整理了一下儀容。人群正在聚集,足足二十個男人和男孩子,還 有幾個女人,舉著熊熊燃燒的松樹火把。在嘶啞的喊聲和女人們肆無忌憚的尖叫聲中,出現了一種不斷高漲的暴力氣氛,一種她從未體驗過的恐怖像迷霧一樣籠罩在基德的心頭。她的膝頭一陣發軟,趕快抓住樹干來支撐自己。隨后,她又恢復了清醒,她繞過廣場,像一個野蠻人那樣,從一棵棵樹旁飛奔而過,沿寬街跑去,然后來到南路上。

她過去從未見過月光下的大草場。草場上萬籟俱寂,籠罩在飄舞的薄霧之中。她很容易地找到路,穿過黑漆漆的柳樹林,看到了前方水光閃動的黑鳥水塘,和一點微弱的紅光,那一定是漢娜的窗子。

漢娜的門甚至沒有閂住。屋里,還 在忽明忽暗地燃燒的余燼旁,漢娜坐著她的椅子里垂著頭,正在沉睡。基德輕輕地碰了一下她的肩膀。

“漢娜,親愛的,”她說,拼命控制著自己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醒醒!我是基德。你得跟我來,要快!”

“怎么回事?”漢娜猛然驚醒,“是洪水嗎?”

“不要說話,漢娜。快穿上這件斗篷。你的鞋子在哪兒?在這兒,把腳伸出來,快啊!現在——”

沒有片刻的時間可以停留。她們剛走進黑暗中,就傳來嘈雜的人聲。火炬似乎就在附近。

“不是那邊!走那條去河邊的路!”

在黑漆漆的灌木叢掩護下,漢娜抓著基德的胳膊,踉蹌了一下。她走不動了。“基德!那些人來做什么?”

“別出聲!漢娜,親愛的,求你——”

“我知道那個聲音。我以前聽到過。他們是來抓教友派的。”

“不,漢娜,他們是來——我——”

“這是可恥的,基德。你知道一個教友派絕不會逃跑。托馬斯 會照看我們的。”

基德絕望地搖著老婦人的肩膀。“噢,漢娜。你讓我怎么辦啊?”為漢娜爭取到的時間統統白費了!

但是,漢娜突然放棄了她那短暫的決心,她一下子抱住基德,像個孩子似的哭泣著。

“不要讓他們再抓我,”她哀求著,“托馬斯 在哪里?沒有托馬斯 ,我不能再經受一次了。”

這一次,基德終于連拖帶拽地幫助嗚咽的漢娜走過了草叢。她們一路上發出很響的沙沙聲,和小樹枝折斷的啪啪聲,但是她們身后的吵鬧聲更大。人群現在已經到了小屋子。她們聽見砸東西的聲音,好像家具在墻上被摔得粉碎。

“她還 在這兒!火還 沒有滅!”

“去柴垛后面看看。她不可能走遠的。”

“是那只貓!”一個女人恐懼地尖叫起來,“當心!”

一聲槍響,接著又是兩聲。

“它跑掉了。一下子就無影無蹤了。”    

“子彈打不死那只貓的。”

“那些山羊在這里。也把它們干掉!”

“等等!我要這些山羊。管它有沒有魔法,山羊可是一頭值二十先令啊。”

“把那女巫挖出來!”

“燒了那房子!給我們照亮,好好搜一搜!”

兩個女人絕望地向前跋涉,穿過一片拖住她們腳步的濕軟的沼澤地,通過一塊玉米地,地里無人照料的禾束堆隱蔽起她們匆匆趕路的身影,又經過一個荊棘叢生的地方,躲在白楊樹林中,旁邊就是月光閃爍的寬闊河面。她們在這里不得不停下來,靠著一棵倒在地上的樹木蹲下。

她們身后火光閃耀,染紅了月光,照亮了草場。火光伴隨著嘶嘶和劈劈啪啪的聲音。

“我的房子!”漢娜不顧一切地叫起來,基德只好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是托馬斯 蓋的,我們自己的房子!”基德淚流滿面,緊緊抱住渾身顫抖的漢娜,她們靠著樹木擠在一起,看著那團火光漸漸地減弱然后消失。

樹林里的抽打聲持續了很長時間。有一次,講話的聲音非常接近,搜索的人群還 穿過了那塊玉米地,發出響亮的擊打聲。兩個男人來到河灘上,距離她們躲藏的地方不到二十尺。

“你說她會游過河去嗎?”

“不可能。沒有必要整夜這么找,杰姆。我受夠了。天亮再說吧。”兩個男人又爬回河岸。

當那些人的聲音漸漸消失后,大地一片寂靜。草場回歸寧靜,重新籠罩在一氣呵成的薄霧之中。過了很久,基德才敢舒展一下身上生疼的肌肉。河邊寒冷潮濕得要命。她把漢娜瘦小的身軀拉近一些,像是摟著一個孩子,而這時候漢娜的戰栗也止住了,她陷入老人的那種昏昏欲睡的狀態。

基德從未體驗過這樣的逃亡。她最初的解脫感很快就消散了,在追趕的極度恐怖中變得麻木的思想,現在又開始騷動,毫無希望地周而復始。到了早上她們還 有什么機會呢?她現在應該叫醒漢娜,繼續向河的下游跋涉嗎?但是她們能夠去哪兒呢?漢娜已經筋疲力盡;她全部的力量似乎都隨著她的房子的大火而熄滅了。她可以把漢娜帶回家,家里至少還 有暖和的衣服和熱的食物。但是她的姨父是一個行政委員。他有義務把漢娜移交給法律懲辦。一旦他們把她關入牢中,會發生什么事情呢?既然除了一個傻女孩兒,沒有人為她辯護,進行一次審判又會有什么用呢?更何況這個女孩兒本人也被懷疑是一個女巫。她甚至不能指望漢娜正常地回答審問。她很可能會胡思亂想,會談論她的托馬斯 。

幾個小時過去了,基德仍然沒有找到更好的辦法。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漢娜需要立即得到照顧。即便是牢房,也比這個得不到保護的地方強。當灰色的曙光斜射在河面上時,基德下定了決心。她們不能冒險走大路。她們要沿著河岸走,然后橫穿過草場回到姨父的房子。

接著,基德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奇跡從薄霧中出現了。先是兩個桅桿的尖端,然后是船帆,透明的,像是霧中的幽靈,接著,在基德瞪大眼睛注視下,出現了船身,船頭,然后是那個彎曲的魚尾。海豚號!偉大的天父啊!那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景象!海豚號正借助平穩的微風,順河而下,駛向懷特島。

基德一躍而起。“漢娜!醒醒!你看——看那邊!”她那僵硬的嘴唇幾乎說不出來。她用力舉起雙臂,發瘋似的揮舞。她能夠聽見河水那邊一個男人的說話聲,但是飄來的迷霧惡作劇似的把她和船隔開,她脫下襯裙,拼命地揮舞。但是她不敢叫喊,然而如果她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海豚號將順流駛過,而她們的機會就會消失。

基德甩掉鞋子,走進河水,然后撲入水中,朝著船奮力游去。雖然只需要游很短的距離,但是她的體力在過去的幾天里已經透支。當黑色的船身出現她的頭頂時,她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一開始,她無法讓自己的聲音蓋過河水拍打船身的聲音。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試了一次。

頭頂上響起一聲叫喊,然后是奔跑的腳步聲。“喂!全體船員!有人落水!”

“那是一個女人!”

“挺住了,夫人,我們來了!”

她聽到發出命令的喊聲;繩子的重擊和嘎嘎吱吱的聲音。接著,救生船在她的頭頂搖搖晃晃地降下,啪的一聲落入水中。納特和那個紅頭發的水手在船里,她過去從來沒有看到任何人感到她現在這樣的幸福。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當她氣喘吁吁地抓住船幫時,紅頭發的水手呻吟著說。

“基德!這到底是什么把戲?”

“漢娜——她非常危險,納特。他們燒了她的房子。求你——你可以把她帶到海豚號上嗎?”

他們把她拖過船幫。“她在哪兒?”納特急忙問,“告訴船長停船!”他朝甲板上高喊,“我們要上岸。”

“在那里,”基德指著那邊,“在那堆木頭旁邊。我們在那里呆了一整夜。我不知道怎么辦,后來我看到了船的時候——”她一下子抽泣起來,像個三歲孩子似的嘮叨著講述了搜捕女巫的事情,還 有玉米地里的追逐,還 有那兩個距離非常近的男人。納特用力而鎮定地握住她的雙手。

“現在沒事兒了,基德,”他一遍又一遍地說,“我們要把你們兩個都送上船,給你們找一些干衣服。再堅持幾分鐘,等我們找到漢娜。”船在河岸上發出刮擦的聲音。

漢娜仍然處于恍恍惚惚的狀態,她像個乖孩子似的接受了這個奇跡,擺在她面前的是一次旅行。接著,在顫巍巍地邁出兩步后,她又變得固執起來。沒有她的貓咪,她拒絕上船。

“我不能丟下她不管,”她堅持說,“我真的不能,你應該知道的,納特。她現在無家可歸,而我又坐船走了,她一定會傷心死的。”

“那么我去找她,”納特說。“你們兩個等在這里,不要出聲,”

基德氣壞了。如果她是納特,她會二話不說,把漢娜抱上船帶走。當他大步登上河岸時,她在潮濕的草叢中連滾帶爬地追上他。“你瘋了,納特!”她抗議道,冷得牙齒咯咯作響。“為了一只貓不值得。你要讓她離開這里。你要是聽見那些人——”

“如果她決心要那只貓,她就會得到它的。他們已經把別的東西統統拿走了。”納特站在小房子的灰燼之中。“這些王八蛋!”他感到呼吸困難,“他們全都該死!”他狠狠地踢了一腳還 在冒煙的一根木頭。

他們在被踐踏得一片狼藉的菜園里尋找,聽見了貓小心地喵的叫了一聲。大黃貓從一根南瓜秧下面機警地向外挪動。它不喜歡被人捉住。他們不得不圍捕它,一人守住菜園的一邊,納特最后全身撲到一堆灌木叢下,把貓拖了出來,用自己的襯衣把它緊緊地裹起來。回到河岸時,漢娜歡喜地接過那個扭動著的布捆,順從地爬進小船。

“我們去哪里啊,納特?”她用信賴的口吻問。

“我要帶你去賽布倫克,看看我的祖母。你和她做伴會很好的,漢娜。來吧,基德。父親要等不及了。”

“我不走,納特。我惟一想要的,就是看到漢娜平安無事。”

納特直起身子。“我想你最好一起來,基德,”他安靜地說,“至少等這件事平息下來。這是我們冬天前最后一次發船。我們會在賽布倫克為你找一個地方,明年春天第一次發船就帶你回來。”

基德搖搖頭。

“你也可以和我們一起去西印度群島。”

巴巴多斯 !她的眼中一下子充滿淚水。“我不能,納特。我必須留在這里。”

他目光中的關切冷卻下來,變成一種理解的眼神。“當然,”他彬彬有禮地說,“我忘了。你要結婚了。”

“是因為摩茜,”她支支吾吾地說,“她病得很嚴重。我不能走,我真的不能走,不知道——”

納特認真地看著她,然后向前邁了一步。那雙藍眼睛近在咫尺:“基德——”

“喂,你們幾個!”海豚號上傳來吼聲,“你們在等什么?”

“納特,快點兒!他們會聽見喊叫聲的!”

納特跳進船里:“你能行嗎?你需要暖暖身子——”

“我現在就回家。要趕快——”

她站在那里看著小船離開沙灘。走到一半的時候,納特轉過身來凝視著她。接著,他默默地舉起一只胳膊。基德也向他舉起胳膊揮手,然后她轉過身,開始沿著河岸往回走。她不敢等著看他們登上海豚號。再等一瞬間,她就會失去所有的常識和驕傲,一頭撲進水里追上小船,懇求他們不要把她丟下。

雖然現在天早已大亮,她的運氣仍然不錯。她在北邊的田地里沒有遇到人。有一次她躲在一堆灌木叢后面,等鎮子里的放牧人走過去,他正趕著幾頭牛去吃草。她到家的一路上再沒有遇到危險。庫房的門仍然沒有閂上,她進去后悄然無聲地溜過房子。她聽到低沉的講話聲,當她來到走廊時,廚房的門開了。

“是你嗎,基德?”雷切爾姨媽朝她這邊張望,“我們決定讓你好好睡一覺,可憐的孩子。布克雷大夫整夜在這里,贊美主——他說高燒已經止住了!”

在喜悅和疲憊中,雷切爾姨媽甚至沒有注意到基德的毛斗篷下濕透的衣裳和頭發。

【上一篇】:第十八章【回目錄】 【下一篇】:第十六章
90网球比分直播 卡五星麻将两块群 26日世界杯比分 足球手机比分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查 35选7 十一选五天津 皇冠比分 皇冠即时比分 p2p理财平台 25选7开奖 北京麻将吃碰一手 好运彩3 深圳11选5开奖查询 90比分网即时比分篮球 36选7结果 qq斯诺克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