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网球比分直播|cntv网球比分直播
主頁 > 穿越小說 > 宰執天下 >

第39章 欲雨還晴咨明輔(21)

大書齋小說,網WwんW.『dashuzhai→w→.com
    【這是第一更。w】

    呂嘉問用袖子掩著口,打了個哈欠,雙眼酸澀的走進了崇政殿。

    午后的時間最是讓人困倦,可偏偏皇后將今天的崇政殿再坐拖到了此時。

    昨夜一夜呂嘉問都沒合眼,從王安石府上回到家中,他就開始盤算怎么應對韓岡的反擊。

    本以為午后可以休息一下,但朝會之后,宮中就傳來消息,今日的崇政殿再坐改在了午后,因議論三軍犒賞事,三司使也需與會。

    在呂嘉問看來,當今垂簾聽政的太上皇后,是在太過勤政了。也就是現在的太上皇趙頊,才會天天招宰輔、侍從入覲議事。

    再往前,仁宗、英宗,都是隔日歇泊,也就是兩日一視事,如果遇上旬休、節假,那就順延。

    尤其是元昊叛亂之前,天下安享太平的那段時間,仁宗皇帝更是不喜歡問政,而喜歡在宮中與寵幸的幾個美人廝混到天明,然后打著哈欠糊弄朝臣幾句,就回宮繼續。

    好的不學,偏偏學把自己累垮的。

    雞司晨已經是無奈之舉,偏偏還叫得比公雞還勤快,這算是什么事?

    呂嘉問不會蠢到將心里話宣之于口。反正沒多久,就會吃到苦頭了。

    之前有太上皇趙頊在背后,前面還有王安石鎮著,兩府有些手段不好用。現在兩者盡去,想要讓太上皇后畏懼處理政事,下面的小吏都會玩的手段,兩府宰執哪有不會的?

    不要太費事,將文字寫得稍稍艱深一點,多用幾個典故,包管皇后看得頭昏腦漲,一天下來,看不了幾篇奏章,到時候兩府再一抱怨,就只能老老實實將大小政事托付給兩府。

    呂嘉問跟著兩府宰執進殿,蘇頌還在辭讓階段,要過些日子才會到任,與會的人員都跟前日一模一樣。

    宰輔重臣們進來后不久,太上皇后帶著天子也到了,宋用臣抱著厚厚的冊子跟在后面。看著大小厚度,應該是藏庫的帳冊,不過之前趁皇后不懂事,三司早就弄到了帳冊的副本,藏庫還有多少錢,以及每年的收入,現在都是心中有數。所以才能放開口要錢。

    群臣參拜后,相繼落座。

    “呂卿。”向皇后當先就點了呂嘉問的名。

    盡管向皇后很想直呼其名,但終究還是的保持對朝臣的尊敬。

    “臣在。”

    呂嘉問站起身,移步到殿中央。

    “天子登基,百官、三軍犒賞昨天已經議定,藏庫支出一百萬貫錢,七十萬匹絹,三司的六十萬貫,由藏庫支借。今天若沒有什么事,將賬給記了,就快點發下去。”

    藏庫中錢帛的應用,除了供給天家開銷,剩下的就是賞賜、救災,還有補充軍費。

    這軍費主要是作戰費用,而不是日常開支。藏庫中包括太祖皇帝設立的封樁庫,而封樁庫設立的目的就是收復幽燕,或贖買、或用兵。

    ——‘石晉【后晉石敬瑭】割幽燕以賂契丹,使一方之人獨限外境,朕甚憫之。欲俟斯庫所蓄滿三五十萬,即遣使與契丹約,茍能歸我土地民庶,則當盡此金帛充其贖值。如曰不可,朕將散滯財,募勇士,俾圖攻取耳。’

    最后一個去處,便是借給三司。

    不過藏庫把錢借給三司衙門,基本上就屬于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欠得多了,也就是一筆勾銷的事——從太宗淳化元年到景德四年,十八年間,‘歲貸百萬,有至三百萬者,累歲不能償,則除其籍’。

    到了真宗天禧三年之后,實在受不了了,便從此規定,年年固定劃撥六十萬貫給三司,不要三司還,只求外廷不要再惦記庫。但實際上,到了國庫實在支撐不了的時候,還是要伸手借錢。也就比之前要少一點。

    原本在前一次從河東回來的京營禁軍鬧賞之后,藏庫幾乎已經給搬空了底。之所以還有錢,不是秋稅,而是接下來就要運抵京城的新錢,江州、池州、饒州、建州都是錢監所在,每年送上京城的新錢都是在百多萬貫。而依照慣例,這幾處錢監所鑄錢幣都是先入藏庫,然后支給三司。加上還沒有派發光的絹帛,湊一湊,也勉強夠數了。可才是年中,就將一年中的大半收入都用光了,到了年節時,除了豬肉以外,真的就沒有能給百官、宗室賞賜的東西了。

    當昨日被著給錢,莫說老底,就是剛到手的新錢還沒捂熱,就被著給了出去,向皇后心痛加頭痛的一夜未眠。直到今天朝會后,匆匆瀏覽了最新送來的幾分奏疏,才一下子就安心下來。

    一百萬,七十萬,六十萬,幾個數字說得心平氣和。

    “臣遵旨。”

    呂嘉問自不知道這一切,秉笏躬身。領旨后正準備返身回班,卻聽皇后又道,“記得之前軍功犒賞,本應是三司給付的部分,也是從藏庫中借的吧。”

    呂嘉問心中咯噔一下,突然而來的變化,讓他想到了昨天韓岡的帖子:“萬里疆界,皆有戰火,軍費耗用尤多。國用一時不足,不得不如此。”

    幾個宰輔則各自納悶,皇后怎么又翻起舊帳。之前不是說得好好的嗎?

    “吾也不是說后悔借錢,國家有事,也不能吝嗇。只是借了錢了之后,論理是要打借條的吧。”向皇后示意宋用臣將手中抱著的賬簿放下來,“只是吾在這藏庫賬簿中找了半日,怎么就沒找到一張借據?!”

    向皇后說著,聲音漸漸的就嚴厲起來。不過雖是發狠,可別說臣子,就是前面的趙煦,也動都沒動一下。

    “雖不開借據,卻有賬目可依。不就在賬冊里面?”呂嘉問也納悶,這路數怎么看怎么奇怪,下手怎么從這里?

    “沒有期限,沒有保人,沒有利息。這叫做借?!”向皇后拍著賬簿,拍出一蓬灰來,輕咳著:“又不是市井之中,借個幾十文錢。年年都是六十萬貫,遇到兵事、節慶、大禮,還要伸手要。這一年年下來,還了多少。全都給勾銷了。”

    “縱有勾銷,也是上稟后,得天子允諾”“至于期限、保人、利息,并無故事。太宗、真宗、仁宗、英宗,以及上皇,也從來沒有說過要什么利息的。”

    “不知王平章變法又有何故事?”

    “殿下!”呂嘉問厲聲大叫,“上皇變法,易祖宗之舊規,乃是效法三代,以補國事之傾頹。且諸法皆行之于地方多年,有驗于多人,故而可以頒于天下。敢問殿下,這三司從藏庫中支取錢帛,要訂立借據出自于何時何地,又有何先例。難道這個天下不是天子的?朝廷開支,又是為誰而用?!”

    向皇后被堵得說不出話來。斗嘴皮子上的功夫,皇帝都斗不贏下面久經沙場的臣子們,更何況她一個婦道人家。

    “韓樞密今日有奏表,說三司借款使外庫藏主權不明,要訂立新規。”

    果然是韓岡!呂嘉問終于是確定了,到底是誰在太上皇后背后支壞著。

    這一下子,本來準備站出來支持呂嘉問的幾名宰輔,反倒不動了。

    之前他們本以為是太上皇后想要遏制藏庫有出無進的局面,想要收回之前已經交出去的府財權。兩府、三司同氣連枝,肯定要施以援手。但既然是韓岡唆使,擺明了就是對之前王安石力保呂嘉問的反擊,既然如此,還是先看看風再說,免得給韓岡誤傷了。

    不論蔡確還是章惇都明白,韓岡可不是什么迂腐君子,他給皇后出主意,必有其用意。但無論如何,絕不會站在兩府的對立面。

    “韓岡待罪辭官,不在家中閉門思過,又插手國事?這又是何規矩?”呂嘉問豁出去了,他現在是一肚子的火。

    韓岡昨晚才攤手要官,本來還想周旋一番,沒想到支使皇后打上門來。恐怕是寫了帖子之后,就立刻寫奏章了。那哪里是要補償的樣子,分明是緩兵之計,讓自己懈怠。

    不過呂嘉問并不是沒有任何準備,韓岡雖然寫帖子過來要補償,但誰敢保證他不會直接奏請太上皇后,把手伸進三司之中。

    就算他現在是在杜門請辭的時候,可韓岡的格,呂嘉問好歹是了解的。在沒有得到詔書的情況下,敢于直接回京,得王安石不得不跟他一起請辭。

    一旦給他說動太上皇后,那就不一定是鹽鐵司鐵案,更可能是三司判官甚至副使,或許連開拆司也能一并給他吞了去。

    可呂嘉問沒想到,韓岡的奏疏呈交了上去,要的不是三司中的哪個職位,更不是撬墻角,而是直接踹門了。

    但韓岡做的事也太蠢了一點,站在太上皇后一邊幫忙,但他不想一想,兩府會怎么看他。

    “韓樞密是資政殿學士,如何不能議政?至于樞密辭官,吾還沒有答應呢!”向皇后氣呼呼地說著。

    “殿下。國家大事,升朝官無人不可議論,韓岡為資政,當然亦可建言。”韓絳站出來打圓場,“不過三司為支取藏庫金寫借據,實在駭人聽聞,亦有辱于朝廷。還請殿下將韓岡奏疏公示,使臣等得知其來龍去脈。”

    “韓樞密并非是要寫普通的借據。而是定額的借據。一萬貫一份,或十萬貫一份。定好還賬的時間和利息,以及質押。作為借款的憑證,付給藏庫。”向皇后賭著一口氣:“韓樞密說這叫國債,讓朝堂知道這是欠款。也只是個名目而已!”
【上一篇】:第39章 欲雨還晴咨明輔(22)【回目錄】 【下一篇】:第39章 欲雨還晴咨明輔(20)
90网球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网怎么样 nba比分数据库 3d的开奖号码是多 星悦福建麻将规则 2019年的排三全部走势图 麻将来了大众麻将怎么玩 云南快乐10分 湖北新11选5 qq麻将外挂免费下载 22选5黑龙江福彩开奖号 排球比分怎么表示 安徽快三 青海11选五5开奖 手机二人麻将好友同玩 25号欧冠足球比分 斯诺克手机比分直播网